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营销软文 > 正文
从产线员工生活情况看东莞OEM艰辛之路
2012年09月15日 营销软文 ⁄ 共 2722字 暂无评论

东莞手袋厂  

坊间流传着他的一句话,“如果东莞今天不积极调整产业结构,明天就要被产业结构所调整。”而十多年前,刚刚到东莞的吴莉是个不到20岁的小姑娘。她迎来自己人生的第一份工作,是给国际知名品牌做代工厂的东莞一家箱包厂。现在她自己已经不在箱包厂做了,只是因为手艺好,带年轻人学做手袋,这两年它教过的徒弟,已不下十余人了。
   那是一个熬的年代
  “现在的年轻人,根本没法子想像我们以前是怎么熬过来的,连我们自己也想像不到以前是怎么样熬十多个小时的工作。”多年以来,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,承担着世界各大品牌产品的粗加工和组装分工。“好多袋子在国外卖几百美金啊!”说起自己曾经在东莞箱包厂制作的手袋,吴莉不无感慨。
  曾经有个中国商人看上了吴莉他们的技术,考虑与他们合作创建自己的品牌,计划购置设备,用他们娴熟的手工,为OL专属女士,量身订制独一无二的手袋,不量产,只做专属而个性的。“那个商人从事箱包制造行业超过6年,到国外看过世界一流的品牌如何销售,在中国的村落里也看过这些一流的品牌如何在村姑的缝纫机上诞生。”后来因为购置先进设备和高档原材料的成本太高,计划便不了了之。
  “如果那时候做起来,中国也会有自己的LV。”吴莉的表情向往而自信。“只要肯吃得来苦,熬得住。现在好多工厂都很难请人咯,一些老乡说,熬不了辛苦嘛,认识的很多早年的同行,厉害、手艺娴熟的,很早跳出来,自己当小老板去了,请几个工仔,在白马拿几个档口接单子,不过没日没夜亲力亲为咯。”
  现在制造业的情况是,有单没有人做,特别涉及手工艺成分较多的行业,熟练的工人不容易请,年轻的一代,又不能熬苦,却要求工资待遇水平高。
  “以前一连加班到晚上2点,改天就继续准时上班了,一连两三个月。你信不信?还没有休息的,中午不休息,一天只睡五六个小时。现在想起来,那不是人做得来的。根本不可以想象。”那些熬的岁月,其实都是平常的日子。“上班的时候,完全在工厂里面过日子,外面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。”
  最好的是2007年-2008年
  在东莞的工厂里,老乡之间相互关照。有老乡在厂子里做,进出相对容易一点。“为了生孩子,出入工厂两次,加起来都做了八九年了。环境最好的是2007年前后,我们经常加班的,都很开心。” 没班加反而收入少了,是她们不太愿意看到的情况,宁愿辛苦一点。
  吴莉的工资在2000年涨到了一千多。这样的收入水平在当时不算低。而也就是那个时候,在中国作为劳动密集型行业的箱包制造业悄然兴起。吴莉经手做过各种材质和款式的手袋。“鳄鱼皮的、镀金的、白金的,都做过!拉链用K金的,五金用镀金的,皮料都用台湾进口料。”样板房的工作,都是根据设计图样和纸样去制造的,很多欧美市场当季流行的畅销款式的第一个袋子,都可能第一手源自于他们的手。样板确定下来,通过视频给老外看,如果行的话,就直接订单做大货。

  “知道是什么牌子吗?”
  “都是英文,我们哪懂!?”
  做出口的都知道,中国制造的廉价与外国卖场的零售价,大概就是10倍毛利。事实上,订单下了,起大货的材料也都是在国内买的。
  2007年前后,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箱包出口基地。在市场容量巨大的箱包行业市场,国内市场却一直处于价值链低端的初级竞争阶段。吴莉的工资在2008年之后涨到了2500元左右,之后就很难再涨了。2008年金融危机一定程度上使市场转为内销。没有品牌、没有团队、没有团队的小作坊生产,在设计创新、自主品牌、营销网络等各方面脱节于时代。也正因为此,很多人以为中国制造不值一提,没有版权,没有技术,没有设计。但是很多精致的元素,其实就在劳动者手边,只是制造业从业多年的人们却依旧没有珍惜,没有掌握。一个区区的手袋,在市场上能够卖到几千甚至几十万的价格,但是制造手袋的工艺在过去几百年,究竟有多少进步呢?又有多少工艺是完全用机器能代替?吴莉自己亲手打造过很多样板,也起过大货。当然,也以自己的构思与理念创造过畅销的样品,她未曾读过名牌大学,她没有经过艺术学院的熏陶,她的袋子不可能在米兰天桥上展出,但是,万千女士们那堆自己心爱的手袋里面可能有一个,甚至是名牌的,可能来源于她的手笔。
  所谓有选择,只是看你如何去看
  吴莉有个师傅姓高,几经周折总算见到他。他51岁,有点稀疏的头发,罗定人,1990年代就到广州打工了,一直在工厂干了近20年的老员工。他是第一代制造业农民工,现在是一家生产箱包的老工厂的主管。从1996年开始,高师傅跟着老板,从芳村的小工厂,搬到萝岗的大工厂。高师傅也是一口不太正宗带有乡音的广州话。
  “转眼30年咯,做箱包厂已经30年咯!刚毕业,就到了广州皮件厂做临时工。”
  广州皮件厂是第一个出口箱包类产品的老国企。高师傅20岁就从老家出来广州打工,那时候工资只有60元-90元钱,是国企里面的临时工。他做过衣车、车荷包、车内里,现在在广州某家经营了10多年的民营企业里面做衣车主管。工厂产品主要是外销,做公文箱,电脑箱等出口产品。衣车的工艺主要以平车为主。

 

  那时候大部分小工厂也就20来人,而且工厂少,选择少,跟着一个老板做,“一下子就二三十年了”。
  “你做过什么箱包、箱子啊?”
  “多了,很多都做过,有牌子的、贵的、便宜的,多得都数不清了。有叫鳄鱼的,有叫万里马的,还有一个叫万宝龙还是万宝路来着⋯⋯”
  高师傅的两个孩子也做了制造业工人,仿佛长辈连职业基因也一起传承给了下一代。不过他们的工作环境、工作强度、工作待遇都比他以前的年代优越。所谓有选择,只是看你如何去看。
  笔者从行业经销商了解到,近期箱包行业生意状况不佳。主要原因是原材料价格上涨,工人工资提高,市场处于淡季。一部分外商将代工厂转移到东南亚市场。但是高师傅所在的厂子由于客户资源稳定,受到的影响不大。毕竟像他们这样的老工厂,有20年的代工经验,在产品质量和出货时间上都有保障。
  中国制造业生产线上都是像吴莉和高师傅这样的人,他们生产了流行于欧美的披着外国商标外衣的中国货,而购买产品的人们更多只是那些国际大品牌的忠实拥护者。采访快结束的时候,高师傅的一个儿子打电话想辞职去别的地方,可见还是有选择的。
  吴莉和高师傅都没有接受过专门培训,以传统的师傅带徒弟为技术传承和传播的主要方式,于是导致了技术的非标准化结果。在周期漫长的手把手的传授行为中,很难培养出真正意义上的专业人才。吴莉现在还带着几个徒弟,可是对于自己的徒弟,她也只能以教技术为主,从不涉及对行业的认识和市场知识的传授。更少涉及安全防范教育和自我保护教育。“我的一个徒弟涉及化学配料而中毒生病,才20岁的姑娘家,当时心疼坏了。”可是除了心疼,吴莉却做不了什么。

 

给我留言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

×
分享到: